博客网 >

帮女儿战胜恐惧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帮女儿战胜恐惧

/黄怀宁

 

女儿由她妈妈带大,我只掌握她的大方向,阳光快乐就行了,我只要回去,我总会细心观察她的心理表现,看看是自由发挥的,还是有压抑。女儿很大胆,与人交往上没有任何障碍,但也会胆小,特别是男孩玩的冒险项目她不敢玩,我知道她多少有点童年恐慌。那天,她通知我到学校跟班主任谈话时,她满脸通红的样子,我就感觉到了。

 

童年恐慌是指儿童面对巨大的压力,不能理解和承受时,而产生的强烈的持久的焦虑状态,可以在许多压力诱因下,出现一阵陈恐慌。童年恐慌主要发生在幼儿和小学阶段,女生尤多。现在的童年恐慌主要来于学习压力,成绩最好和最差的两端人最重。恐慌是扩大化了的恐惧,它会慢慢过去,但恐惧是终生的,成长的过程就是消除恐惧的过程,可以说如何脱离恐惧是人一生都在思考和解答的问题,我一定得帮女儿一把。

 

星期六下午与女儿去少年宫,包河公园的河边和树林里到处都是人,有家长带孩子放风筝,有的在草坪上玩,有的在荡吊床,女儿朝一棵大松树跑去,“爸爸,我以前上过这棵树。”这是一棵碗口粗的大塔松,足有3米多高,当我跟着走过去的时候,女儿已经攀着离地最低的一根树枝往上爬了,她费了好大的劲,上上下下了几次,才终于站在那枝桠上,“爸爸,你也上来。”我一看女儿敢于上树,心想:有了!

 

塔松的树枝一层层很有规律地伸展出来,整个树枝呈现很分明的四层,树的顶不知怎么被锯掉了,第四层成了平顶,女儿站在第一层上,攀着第二层的树枝,以她的身高完全可以上到第二层上去。

 

“白卿,你真厉害,这么轻飘飘地就上去了,你完全可以再上高一点!”

我一说她就立即尝试起来,她直接把右脚搭上手扶的树枝上,就像搭在单杠上一样,可是她的身体怎么也上不去,“爸爸,不行!”“行!你的左手再抓高一点,身体就会起来。”她的胳膊细得像要绳子,好像没什么劲,可能也是没掌握要领,左脚提起后悬在半空了,上也不行,下也不行。

 

“爸爸,不行!”“不行吗?再往上一点点!”

“不行!我怕!”随即大哭起来,双手死抓住树枝,紧张得直抖,眼睛闭着,泪水就流到了嘴角,完全超越了正常的恐惧。

 

“你很害怕,是吗?”“嗯—”这时她睁开眼朝下来看我,全身的紧张也随之松弛许多。

“宝宝,我知道你很害怕,你担心掉下来是吗?” “嗯—”

 

“你现在还感觉要掉下来吗?”“没有。”

“你真棒,虽然你害怕,但你还是吊在空中,没有你想的那么危险,是吗?”当我把这句话说完时,她也稳稳当当地把左脚放下来立在树枝上了,随即也把右脚放了下来,看来她不想上了。

“白卿,你想下来吗?”“嗯。”

“好,你下来,我上给你看。”

她从树上蹦下来时,我把她接在怀里,搂了下,我就上树了。从第一层上第二层时,我就告诉他抓哪里抓哪里,然后我退下到一层树枝上,“宝宝上来,我们一起上。”

 

女儿很高兴地上来了,我接着鼓励她上第二层,她上了,这一次她比上次升得高,可她是把右脚的腘弯勾住树枝,左脚还是在空中,她就很难站起来了,除非以右腘窝处为支点,把整个屁股都转动上去,她的光腿擦破皮不说,她的上身动作的技巧也不一定能做得出来,毕竟这不是单杠。我叫她退下重来,她又大哭起来,“不用怕,我托住你脚,你就下来了。”

 

她下到第一层时,我就跳下来了,“宝宝,你一个人上,爸爸反而会挡着你。”

她不哭了,只是看着我。“我知道你行,你就是怕,是吗?” “嗯—”

“你再上一次,保证你行,当你感觉不行时,你就抓住不动,我上来接你。”

 

这一回,她还是按自己的方式,结果是坐在了第二层上,她只要站起来,就等于成功了,结果她不站起来,我告诉她如何站起来,可她就是不听,只是喊叫“不行,我怕!”又大哭起来,我干脆不理她,背过面去,从心理学说恐惧是有时间的,我必须让她自己直接面对,过了这个时间恐惧会自行消退。不一会儿她果然不哭了,她开始挪动手和脚,终于站了下来。我立马高呼起来“耶!白卿真棒,你成功了!”

 

一个老奶奶用自行车推一个男孩,她也对女儿喊,“你真棒,我看你们父子俩在爬树,我还以为是个男孩呢!”女儿听了很高兴,但他的表情告诉我还是有点紧张,我又说,“白卿,你摇摇树枝我看看。”她果真摇了,这回我相信她是放松多了。女儿的头转来转去,看着远方,她感到无比的自豪!

 

我爬上去与她一起庆贺她的成功,俩个人站在第二层的树枝上,招来许多人的眼光,我心里乐死了!但还没有完!

 

我对女儿说:“宝宝,爸爸试试看能上多高。”我很快就上到了第三层,第四层是平顶没法上了,我在上面对女儿说:“白卿,你再长大一点,你也可以上到第三层了。”